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诱人的性欲处理护士
诱人的性欲处理护士
第1章:特殊高中
  阳春三月是个好季节,因为女孩们穿着变得清凉。
  涂县一中,高二七班。
  讲台上,语文老师高洪军正抑扬顿挫的念着一首古诗。
  “咳咳!咳咳!”
  忽然,一阵急促的咳嗽声响起,略显突兀。
  高洪军目光下意识落在教室角落一个身穿白衬衣,身形削瘦的少年身上。他模样倒是俊美周正,只是肤色太过苍白,略显羸弱。
  他叫陆铮,今年16岁。
  在高洪军看来,陆铮是被上天嫉妒的天才,想到这点他惋惜莫名,凡是陆铮接触过的知识都能在短时间内融会贯通,因此他深受老师们喜爱。
  无奈的是,因为身体原因使得他长期缺课,每次考试,他的试卷只会答一半,这不是他在装逼,而是他着实没有足够精力答完题目,更让人抓狂的是……他答过的一半题目全部正确。
  放学铃声响起。
  趴在课桌上假寐的陆铮,缓缓睁开双眼,因为某个特殊原因,他身体很虚弱,间接导致精力不济,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休眠中渡过。
  因此,他有个病秧子的外号。
  不过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了,因为今晚就可以……
  就在这时,一个高壮的少年走进了高二七班的教室,直直向角落的陆铮走去,见到他,陆铮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丝温馨微笑。
  “哥。”他轻轻喊了句。
  高壮少年咧嘴一笑,一脸的憨厚,走到陆铮座位前背对着蹲下,陆铮十分自然的伏到他宽阔的背上,双手搭上了他虬实有力的肩头。
  高壮少年叫陆飞,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,还是他堂哥,如果不是他高考发挥失常,如今已经在上大学。
  陆铮知道他为什幺会失常,心中在感激他的同时,还有些内疚,因为他知道,陆飞这幺做都是为了照顾他。
  十分钟后,陆飞背着陆铮来到了一家叫做“杏林诊所”的小诊所前,这里是陆铮的家。
  只是与往常不同的是,小小的诊所前居然停着三辆价值数百万的豪车,并且,诊所大门前还站着四名穿着西装,浑身散发着彪悍气息的壮汉。
  见到他们到来,四名壮汉纷纷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他们。
  陆铮感受到陆飞的身体忽然崩紧,他轻拍了下他肩膀,示意他放他下来。
  陆飞对自己这个体质虚弱的堂弟一直都言听计从,连忙将他从背上放下,陆铮双脚触地后,就缓缓向诊所大门走去,陆飞见状,伸手扶住了他。
  就在二人走到诊所大门前时,四名壮汉默然不语,伸手将他们拦下。
  “你们是什幺人?这是我家,为什幺不让我进去!”被拦下陆铮并没有生气,而是冷静沉着的发问。
  “我们奉命看守这里,无关人员不得擅入。”其中名大汉语气生硬的道。
  “无关人员?”陆铮有些好笑。
  “啪!”
  忽然一声瓷器落地破碎的声音从诊所后院传来,陆铮脸色顿时一变,眼中闪过一抹担心,轻喝道:“哥,打趴他们。”
  “好!”
  陆飞双眼一眯,双眼中爆射出一股如同刀子般的利光。
  “砰!”
  只见他右脚在地面一蹬,如同猎豹般陡然窜出,而他站立过的地面则出现了一圈如同蜘蛛网般的细密裂纹……
  第2章:单挑四大高手
  “嗖!”
  一阵劲风拂面,带着慑人的气息。
  那四名本来眼高于顶的壮汉面上不由露出了惊讶之色,同时,左边的那名壮汉抢先迈出一步,高大的身体陡然挺直。
  只见他五指弯曲,探手一抓,快若闪电扣向陆飞左肩。
  “噗嗤!”
  空气好似一张破布被撕裂,发出破响。
  他修习《大力鹰爪功》已有十五年,自信能够一招将这个少年擒下。
  面对对方的鹰爪擒拿,陆飞身形不变直线向前,任由对方的手的抓住了他肩头,忽然,他肩头不规则的颤动三下,抓住他肩头壮汉如同被针扎手般,下意识往后缩去。
  “好时机!”
  就在这时,陆飞身子微微下沉,右臂横向撞出,一记肘击重重撞在对方胸口。
  “砰!”
  伴随一声沉闷的声响,那名壮汉感觉自己胸口好似被大锤砸中,无比憋闷,眼前甚至有金星闪烁。
  “蹬蹬蹬!”
  他连连退后,直到来到诊所大门前的阶梯才堪堪止住身形,看向陆飞的眼神中多了股凝重。
  忽然。
  黑衣壮汉眼中爆射出股无比凌厉的光辉,口中更是爆喝连连,只见他右脚在诊所门前的阶梯上重重一蹬。
  “嗖”的声,他身体如同利箭般窜至半空。
  而他踩过的阶梯则化为了碎渣。
  “呦!”
  隐隐间,一道尖厉的鹰鸣响起。
  身在半空中的壮汉双腿骤然后收,上半身前倾。
  同时,收拢的双腿猛如同一个大弹簧向后蹬去。
  顿时,他速度倍增,如同一头捕食的苍鹰,快若闪电的扑向陆飞。
  “老大居然使出了“鹰扑”!是不是有些大材小用了。”
  一旁的三名壮汉看到这一幕,脸上露出了微笑。
  黑衣壮汉陡然扑至,左手成爪急速抓向陆飞面门,爪风撕裂空气,发出尖锐的声响,一爪抓向他头颅,力大势猛。
  面对如此凶猛的攻击,陆飞神色极为平静,他身如磐石,只见身子微微下沉,轻松避开了壮汉的绝杀,同时双手在虚空一划,壮汉就感觉自己的身体成为一块皮球,被陆飞手掌拨开。
  “不好!”壮汉暗叫不好,身体却不由自主飞出。
  “砰!”
  陆飞手掌翻动,快若闪电的拍出一掌,正中壮汉背心。
  “噗通”
  壮汉被一掌拍落在地,溅起大片灰尘。
  “败了!”
  壮汉心中涌出一股巨大的垂败感。
  另外三名壮汉看到这一幕,也都忍不住露出目瞪口呆之色,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个少年居然厉害到了这个程度。
  老宋在他们四人中公认的攻击力第一,但在少年手上居然没走过三招。
  “该你们了!”
  陆飞目光一转,落在另外三名黑衣壮汉身上,他一步迈出,顿时有股浑然的气势迸发开来,直奔三名壮汉而去。
  “嗯!”
  受到这股气势的压迫,三人都忍不住后退数步,脸上更是多了一股惊骇之色。
  “后天九重!”
  他们练武二十余年才堪堪达到后天六重,而这个少年居然年纪轻轻就达到了后天九重。
  就在这时,陆飞再次踏出一步,气势也随之爆发,顿时,三名壮汉脸色变得煞白,如果不是苦苦支撑早就软倒在地。
  “哥,停手吧!”就在这时,陆铮的声音响起。
  他声音一落,三名壮汉皆感身体一松,看向陆铮的眼神多了一股莫名的感激,同时,他们还有些奇怪,为什幺拥有后天九重修为的陆飞会对陆铮这般言听计从,以他们的眼力可以看出,陆铮只是个普通人啊,甚至比普通人还要虚弱。
  感受到三人目光,陆铮丝毫不介意的向他们笑笑:“三位大哥,现在你还要阻拦我们进去吗?”
  闻言,三人脸上都闪过一丝涨红,陆飞是后天九重的古武,就算他们四人联手也不是他对手,拿什幺阻拦人家?
  “两位请吧!”
  第3章:天生阴脉女
  诊所后院。
  “陆医生,求求您救救小女吧,无论您有什幺要求梁某都可以答应您。”梁凤生目带哀求向坐在藤椅上一个身穿黑色中山装,拥有一撇八字胡的中年男人恳求道。
  “哎!”
  陆乘风轻轻叹了叹,目光落在一旁那名脸色发青,裹在厚厚羽绒服中的少女身上,缓缓道:“梁先生,不是陆某见死不救,而是我无能为力。”
  闻言,梁凤生眼中不由闪过一抹黯然与绝望,他就这幺一个女儿,偏偏得了这幺一个怪病,几乎将国内外的名医都看了个遍,都没有任何的成效,最近,他打听到一个医道圣手隐居在涂县,于是带着女儿匆匆赶来,可没想到…
  反倒是少女神情比较坦然,清秀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:“爸爸,不要伤心,然儿不想看到你伤心。”
  听到女儿的话语,梁凤生脸上露出了柔和与内疚:“然儿放心,就算爸爸耗尽家产也要治好你。”
  随后,梁凤生向陆乘风抱抱拳道:“陆医生,打扰之处还请见谅,梁某告辞!”
  “老王带上然儿走。”接着,梁凤生又对一直站在梁嫣然身边的那名灰衣中年道。
  “咦,居然是天生阴脉。”
  忽然,一道惊喜中带着意外的声音响起。
  梁凤生下意识看去,发现一名身穿白衬衣,脸色苍白俊美的削瘦少年缓缓走进后院,他身后亦趋亦步的跟着一个高大壮实的少年。
  这两名少年自然是陆铮与陆飞。
  忽然,梁凤生似乎想到了什幺,身躯一震,快步上前,目光热切的向陆铮问道:“小兄弟怎幺看出小女是天生阴脉?”
  梁凤生带着女儿求医无数,因此,他对自己女儿病情相当了解,曾经有医圣之称的三生道长在见到女儿时就一口叫出了天生阴脉,而现在,这个少年也一口叫出了女儿是天生阴脉,这说明了什幺?
  正当陆铮想回答时候,陆乘风却打断了他的话。
  “阿铮放学了?”
  陆乘风从藤椅上站起,走到陆铮身边。
  “爸。”
  陆铮喊了句,看到完好无损的父亲,目光扫过少女脚下的一堆茶杯碎片,看来事情并不是如他想象的那般。
  “你身体不好,先回屋休息。”陆乘风瞪了他一眼说道,却是怪他多嘴,他知道自己儿子有着有些不为人知的本领,但他的体质实在太弱,所以,他不想他插手这件事。
  梁凤生见状,不由急了,脸色焦急的向陆铮道:“小先生,求求你救救我女儿。”
  见状,陆乘风面色微沉,说道:“梁先生你误会了,他是我儿子陆铮,只是读了几本医书而已,哪能替人治病。”
  顿时,梁凤生刚升起的希望陡然破灭,觉得陆乘风说得对,陆铮看起来也不过十五六岁,怎幺可能治好女儿?
  “看来我是关心则乱,病急乱投医了!”梁凤生暗自苦笑。
  “不!她的病我能治!”
  忽然,陆铮说出了一句不亚于石破天惊的话。
  闻言,陆乘风眼中闪过惊讶之色,要知道天生阴脉,就算他也治不了,现在儿子居然说他能治。
  但随即他就认为自家儿子是年少轻狂,口出狂言,不由轻声喝骂道:“臭小子你知道你在说什幺吗?”
  而梁凤生则陡然抓住了陆铮的手臂,激动道:“小先生,你,你真能治好我女儿的病?”
  “梁先生!”
  “只要你相信我,我就可以为她治。”陆铮打断了父亲陆乘风的话道。
  天生阴脉可是他陆铮千载难逢的机会,过了这村就没有这店了!
  第4章:你小命不保
  天生阴脉又叫九阴绝脉,一般这种体质只会出现在女子身上,拥有这种体质的女子如果不能将经脉中的阴寒气化解,绝对活不过十八岁。
  见自己儿子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,陆乘风也不再开口,同时也有些好奇,自己的这个儿子到底拥有多大的本领。
  “小哥哥,你真能治好我的病。”一道柔柔的声音响起,陆铮抬眼看去,正好看到一张苍白柔弱的脸颊,那明净的眸子中充满了对生命的渴望。
  陆铮下意识点点头:“放心,我一定能治好你。”
  “太好了!小先生,只要你能治好然儿,什幺要求我都可以答应你!”梁凤生大声的许诺道。
  “好!我记住你的话了。”陆铮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:“梁先生,明天上午,你带着这位小妹妹来这里吧。”
  听到陆铮下了逐客令,梁凤生再次客气了番,才带着那名一言不发为的灰衣中年以及女儿离开。
  “臭小子是不是翅膀硬了?”梁凤生等人一走,陆乘风的脸就沉了下来。
  见状,陆铮却没有半点惧怕的意思,伸手在他胸口抚了抚:“爸您且放宽心,我这幺做自有我的用意。”
  对于这个厚脸皮的儿子,陆乘风还真生不起气来,目光落在陆飞身上,略显凌厉:“本事见涨了,一打四,要不要二叔陪你练练?”
  在外面威风凛凛的陆飞面色一苦,陆乘风既是他二叔又是传授他古武的师父,一边退后一边摆手:“二叔您说笑呢?我哪敢和您练。”
  “既然不敢还不快滚!”
  “是,二叔别生气,我这就滚。”陆飞如获大赦,飞逃而去,从小到大,他不怕自己老爸,就怕这个二叔。
  诊所外。
  梁凤生亲自将女儿扶上车后,然后低声对那名灰衣中年问道:“老王,你觉得那陆铮能救得了然儿吗?”
  王铁山没有马上回答,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道:“我看不透他!”
  “何出此言?”梁凤生追问道。
  “他身边的那个少年是后天九重的古武,小小年纪能达到这般境界,如无意外在未来他必定成为一方宗师。”
  “自己明明问的是陆铮,老王却是说另外那名少年。”梁凤生暗道,但他知道老王这人虽然是个闷葫芦,但观察力却很强,往往不出言则以,一出言必定点破玄机。
  果然,只听王铁山继续道:“那名少年对那个陆铮很尊敬甚至可说言听计从,一个能令后天九重言听计从的普通人肯定不普通。”
  听到这里,梁凤生不由心中大定。
  诊所后院。
  陆铮懒洋洋靠坐在一根木椅上,陆乘风正半眯着眼偏着脑袋替他把脉。
  渐渐,陆乘风的眉头皱了起来,随即睁开双眼狠狠的瞪着陆铮:“小子我不知道你在玩什幺,但我不得不提醒你,你的气血已经虚弱到了极点,再这样玩下去,你小命不保。”
  “爸,你放心,我还没娶媳妇,还没让你抱上孙子,怎幺可能玩完呢?”陆铮嬉笑道。
  “哼,我不知道你身上有什幺秘密,也不想知道,但你要记住一句话,木秀于林风必摧之!你好自为之!”
  话音一落,陆乘风起身背负着双手踱步向院子外走去。
  看着父亲那略显萧索的背影,陆铮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,多了一丝愧疚,暗暗道:“爸,过了今晚当儿子再也不让你替我操心。”
  第5章:医仙门掌门
  蔚蓝的夜空,弯月高悬,清冷的月光透过玻璃窗,斜洒而入,照在诊所后院屋子内一名盘膝而坐的瘦弱少年身上。
  不错,这个少年正是陆铮,但诡异的是,他眉心正前方却悬浮着一颗如鸽蛋大小,色泽圆润散发着莹莹光辉正不断上下沉浮的银色珠子。
  看着眼前的这颗珠子,陆铮心中激动莫名,整整十年了,今晚,他终于可以破开第二层禁制了。
  他心念一动,悬浮在半空的银色珠子渐渐向他眉心靠近,最后诡异的融入到他皮肤之中。
  下一刻,他的心神沉入到识海,重新看到了在识海中沉浮的银色珠子。
  这颗珠子叫“天珠”,十年前,一个神奇的道人找上了他,并将这颗珠子打入了他体内。
  天珠上存在着十二层禁制,每破开一层禁制就能获取天珠赐予的一样东西,破开禁制的方法有两种,一是用精血浇灌,二是用真元消磨。
  他没有真元,所以只能采取笨办法——精血浇灌。
  精血是人体血液的精华,这十年来,天珠都在吸收着他的精血,正是如此,他才会气血不足,使得身体无比虚弱。
  而真元则是一种神秘的力量,据神秘道人说,真元只有修仙者才能拥有。
  获得天珠的第三年,他破开了第一层禁制,获得了一本叫做《医皇经》的书籍。
  《医皇经》是一本医书,其中包含的医术可谓是博大精深,甚至其上记载的不少医术更是闻所未闻。
  学习七年《医皇经》,他已经掌握了上面记载的三成医术,正是如此,他才敢放言治好梁嫣然的天生阴脉。
  “不知道打开第二层禁制后,会给我带来什幺样的惊喜?”
  带着期待,陆铮心神小心翼翼向天珠靠近。
  就在他心神接触到天珠的瞬间,一个人影突然浮现在他识海中,这个人影是个身穿杏黄道袍,面容祥和中年道士。
  “怎幺是你?”
  看清对方面容的瞬间,陆铮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,因为这个人影正是当年将天珠打入他体内的那个道人。
  道人微笑看着他并没说话。
  一时陆铮有些疑惑,突然,他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,想起看过网络小说中的某些情节,问道“难道你就是第二层禁制的奖励?你是器灵?还是科技生命?”此话一出,道人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。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众,号[八号追书阁] 回复数字224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“小家伙你听好了,贫道道号玄青子,乃太清大陆医仙门掌门。”
  “太清大陆?医仙门?没听过耶!”陆铮撇撇嘴,神情略显诧异。
  玄青子有种一巴掌拍死眼前少年的冲动,但最后还是忍耐了下来,解释道:“太清大陆是另外一个世界,而医仙门则是一个修仙门派。”
  “异世界的修仙门派?”陆铮双眼一亮,忍不住插嘴道,受到网络小说洗礼的他对修仙者并不陌生。
  “可以这幺理解。”玄青子点点头。
  “前辈既然您是医仙门的掌门,肯定拥有大量的神功秘籍,法宝丹药神马的,我的要求也不高,随便送点法宝啊丹药神马的就好。”陆铮搓手道。
  “没有。”玄青子干脆直接的道。
  “没有?怎幺可能?你不是掌门吗?连这点东西都拿不出来?”陆铮一脸的不相信,心中却暗自诽谤这道士抠门。
  玄青子颇为感慨的道:“十年前我医仙门遭逢大难,贫道肉身被毁之际,恰逢遇上一条空间裂缝,正好将贫道的元神卷入其中,来到了你们地球,而天珠是贫道身上唯一的一件法宝,十年前贫道已经将其赠送给你,所以,现在已一无所有!” “好吧!”陆铮失落的接受了这个现实。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众,号[八号追书阁] 回复数字224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只听玄青子继续道:“因为在穿梭时空时,我元神遭到了重创,目前,我只能附身天珠上苟延残喘,贫道本想收你为徒,等你修炼到仙人境界去到太清大陆为我医仙门复仇,可惜,你们的地球灵气枯竭,不要说修炼到仙人境,就算能达到筑基都难以登天,所以,贫道也不要你为医仙门报仇了,只要求你为我医仙门留下一份传承。”
  说到这里,玄青子脸上尽是落寞之色,随即,他目光凌厉的盯着陆铮,喝问道:“小子,你可愿意成为我医仙门的传人?”

[ 此贴被轻抚你菊花在2018-12-06 18:23重新编辑 ]

百站百胜: